尚立虎:盲人创业开两出家按摩店

作者: admin 分类: 行业资讯 发布时间: 2020-10-12 13:40
每年夏天,尚立虎都要带两家按摩店员工出外游玩一回。

全盲按摩师和半盲按摩师两两结对,挽着、扶着,家属老少40多人浩浩荡荡从大巴车上下来,走到东戴河的海边、北戴河的沙滩、野三坡的山路、十渡的漂流筏,朝着开阔的方向,呼吸、拍照、想象那些风景。

自掏腰包做团建,是因为身为全盲人的尚老板,明白员工们的需要。

尚生于河北邢台市宁晋县农村,生下来是半盲,左眼从未睁开,右眼视力约0.1。他在村里的普通小学读书,坐第一排,看不清黑板就让同桌帮着念念,考试能得十几名。五年级时,班主任却突然找他谈话,劝他去残疾人学校,“学个本事吃饭”。

一次玩闹时,他碰坏了右眼,导致视网膜脱落,等开口告诉父母时,视力已经很差,只得退学。他在阳光底下贴着课本使劲读,直到有一天,连自己的手也看不见了。

16岁时,尚立虎在家人的坚持下入读一所盲校,学习中医推拿,由此走入“主流轨道”。大陆盲人的职业发展,一般不外乎3条路:按摩、音乐和玄学,而无论是医疗按摩还是保健按摩,较音乐和玄学都有更明朗的通道。尚立虎读了3年,上午学中医理论、下午练按摩手法,成绩拔尖,并与班里唯一的女生结为情侣。

毕业后,低视力的女友和全盲的尚立虎携手北漂。那年头没有移动互联网,没有触屏手机,北京地铁只有1号线和2号线,去盲人按摩店面试动辄要坐两三小时公交,晕车的二人常常一下车便吐得昏天黑地。

在盲人按摩圈,专业能力强的女技师是稀缺资源,身材壮实的男技师易被客人信任,而低视力则较全盲更受老板的欢迎。因此,尚立虎女友的工作很快稳定,而他自己身板瘦小,又是全盲,处处不招待见。

“一接电话特别想哭……当时其实没觉得不容易,现在想想真是难。”尚立虎停了几秒,眼睛缝儿扇了扇,喉结动了动。2005年,他本已和女友自立门户,花3000元接了顺义的一个小按摩店,无奈偏僻店面难挣钱,只好关掉,重新出去打工。

尚立虎换了六次工作,终于在丰台一家按摩店获得认可。领到首月工资2300元后,他自个儿躲到厕所数了半天,给媳妇打电话:终于比你挣得多了!

2009年,前老板转让店铺,尚花4万元接了过来。当年3月1日,他变身丰台贵康盲人按摩店的老板;8月9日,女儿出生,长得浓眉大眼;10月,在房价暴涨前夕按揭买上了附近的房子。一年间迈上小巅峰,有人说他运气好,但没人不说他胆子大。

办了储值卡的老顾客,消费可是没有现金流的,4万接的盘,相当于同时接了几十万元的负债。

“没想过半年一年就可能活不下去?”

“不可能,不会让它活不下去,到我手里绝对不允许这样。有顾客,这就是资源。”

攒钱时抠得很,当了老板却变大方。尚立虎第一步就是给大家改善伙食,不限制做饭阿姨的买菜预算,每月请吃饭、生日买蛋糕。他比谁都清楚盲人技师们最需要的东西:归属感。

刚从盲校毕业时,尚立虎一个钟提成12块,每月挣千把块钱,还要和同事轮流做饭。某次,一位低视力的同事做饭时恨恨道,老板买来的猪肉都带着淋巴!尚用尽想象力还原淋巴的样子,恶心至今。

推拿师工作自身也存在悖论,这是注定熬夜的职业,而吃这碗饭的众多半盲推拿师,正在被熬夜更快地吞噬掉仅剩的视力。零点打烊后,按摩床便是技师们的睡床,成了家的技师不得不与妻子儿女分居。65公分的宽度,遇到身材魁梧的技师,得两张并到一起睡。张友元总结说,「工作就等于每天都复制生活。」

从打工做起的经营者,通常都非常重视员工关系维护。近些年,他每年都会进修企业管理课程,信奉课上讲的「以人为本」。在他看来,经营盲人按摩店第一重要的是留住员工,其次是提高专业水平,有了这两条,才能留客、拓客。他也玩过互联网营销的新玩意儿,但按摩终归更依赖的是附近社区客人的口碑传播。

一年后,店里的生意量从每月六七百钟,达到每月一千八九百钟,大家的工资涨起来了。尚立虎还立新规,鼓励大家出外学习新技法,学习费用可由店里补贴,新的服务项目挣来的利润,技师也可分成。

前不久,尚核算了一下,技师们2016年的平均月工资达6600多元。尚立虎还综合业绩,民主评选店内资深技师,他们每月一般能赚到七八千。年底,每人都能拿到分红。

去年底,尚开会宣布了股权激励制度,让店里骨干技师成为股东,一起「把蛋糕做大」。他的两家店都已经3年没换过技师,这在人才流动频繁的盲人按摩圈并不多见。年轻技师张友元前几年回了老家,两年后又返回店里。他说,尚立虎比别的老板「更像哥们儿」。

2010年,经过认真考察选址,尚立虎在朝阳百子湾开了第二家店。2012年,他买了车,有了司机,可以更自由地往来于两家店,住上几天、带带学徒。今年春节后,他的第三家店将在十八里店开业。

尚立虎的理想,也不仅仅是开更多的按摩店。他希望,等跟随自己多年的按摩师们都有了一定的积蓄后,可以以按摩院为支撑,慢慢向医疗行业转化,最终目标是拥有专属于盲人按摩的医院,让按摩师都真正成为按摩大夫。此外,还要尝试大健康领域的其他健康产业。

“大家都懂中医知识,咱们并不外行啊,对不对?对我们来说,朝九晚五是一种梦想,我让大家实现这个梦想。”

记不清零几年开始,尚立虎发现,自己梦里面的视力也在逐渐失去。他总梦见数学考场,自己用小学时仍有视力的右眼努力瞅那些分子分母,越瞅越模糊,偏偏数学老师站跟前,拿根棍儿指着他。那位老师多年前有个惯用句式,尚立虎都能做到的事情,你们都能做到,我就不爱听这话。为什么他们就得比我强?

如果觉得我的文章对您有用,请随意打赏。您的支持将鼓励我继续创作!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